tubiao
古書畫鑒定的三把鑰匙

古書畫千百年來利用摹、臨、仿、造、代、改款、添款等壹切作偽手段,仿造無數贗品,造成真偽雜糅,難識廬山真面目的混亂局面。鑒定工作者要澄清這些是非,鑒定好這些作品的真偽,除了要有廣博文史知識,熟悉書、畫史,以及書畫理論和美術知識外,還得對各個不同的歷史時期的主要畫家、流派及其作品風格進行系統深入的研究,找出其中的規律和辨偽方法來,以明真象。為便於讀者理解,筆者把這些規律和方法,歸納為五把鑰匙,現詳述如下:
壹、筆法、墨色和構圖是主要依據

1、筆法

筆法,就是有規律地用筆鋒劃、頓出的點、線、皴的簡稱,它是書畫鑒定的主要依據。因為壹個書畫家,由於他執筆的方法不同,如高低、豎立、側斜、懸臂、懸肘、或手腕著紙等,以及下筆時輕重、緩急有異,會形成不同的筆法特點,如中鋒、側鋒、臥筆、回鋒、順鋒、逆鋒以及中正、偏側、圓轉、方折、虛實等。壹個書畫家在幾十年的藝術實踐中,形成的這壹套筆法特點或習慣,壹個假手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全部學會,那是不可能的,即使摹、臨那些很工整的的作品或楷書,雖有表面的形似,但還會出現板滯、缺少靈氣、神韻等弊端。書法則會出現筆劃之間的牽絲處和飛白細處不符、筆劃不到位的問題,有時還會把假手的自家風格帶到作品中來。至於那些大寫意和草書,則是無法臨摹的,因此筆法是偽手最難突破的壹關。此外,壹個人的筆法,還有早、中、晚的變化,作偽者未掌握這壹規律,常出現早、中、晚風格的錯位。這些都為書畫辨偽提供可靠的依據。隨著時間的發展,筆法也在不斷的豐富,如人物畫中的“十八描”(有鐵線描、遊絲描、釘頭鼠尾描等)和山水畫中的“廿四皴”(如斧劈皴、披麻皴、鬼面皴等),以及點、攢、擢、剔等方法。也可為書畫辨偽提供佐證。但要註意壹點,這些描法、皴法和點法,只能斷前,不能斷後,因為後人可以利用前人的這些方法作偽。(新竹汽車借款

再者,筆法鑒別,必須有“樣板”,只有掌握了壹個畫家早、中、晚不同時期的筆法特點,才能認識某人的作品的全貌,如鄭板橋,早年為謀取功名,曾用中鋒寫館閣體,中年以後,則用隸、楷參半的筆法寫“六分半書”,這種新書體,與橫平豎直,壹絲不茍的館閣體完全不同。此外,鑒定筆法,如遇到孤本無證,那就無法依憑筆法來辨偽,只能依靠文獻、印章、時代風格來定。所以說筆法鑒定也是有壹定局限性的。

筆法還與毛筆制作的質地、特性有關,不同時期出現的不同的毛筆,如狼毫、鼠毫、兼毫(狼、羊合壹)和羊毫等,所寫的書畫會出現不同的風貌。壹般來講,用狼毫、鼠毫寫字作畫,筆法尖硬,羊毫寫字大都豐肥。如按時代講,清同治、光緒朝以前,山水畫創作大都用狼毫、鼠毫,其筆法較硬;晚清以來,如陸恢等,才全部用純羊毫作畫,形成壹種較肥軟的線條。現在妳如見到壹幅乾、嘉以前的全用純羊毫畫成的山水畫,就有作偽之謙。(新竹當舖

2、墨、色

書畫作品中的墨和色,也有其自身的方法和形式,墨有暈、刷、潑、滲等方法和破墨、潑墨、暈墨、積墨、濃墨、焦墨、淡墨、枯墨、濕墨等形式。每壹個書畫家在用墨又有各自的習慣,書法中如宋代的蘇軾,明代的吳寬,清代的劉墉、鄭板橋、趙之謙愛用濃墨,明代張弼、清代朱耷、王文治則喜用淡墨。繪畫中元代的倪瓚、清代的弘仁、汪之瑞愛用幹墨;元代的吳鎮、清代的石濤愛用濕墨等。用色則有暈染、潑彩,沒骨等方法和重彩、淡彩、淺絳,青綠設色等方式,同類型用色也各具個人特色,如孫隆的沒骨與惲壽平的沒骨設色就不相同,這些都為書畫辨偽提供依據。但墨、色容易被人仿造,因此運用墨、色鑒定書畫,必須與筆法相結合。